玩转信息时代的数学家 一个数学家玩转股票市场

IBM对其进行数学分析,名曰“最优化”。根据分析结果他们会提出专门的改进建议,重新调整之后,IBM的经营效率大大提高,成本下降。几十年过后,“最优化”成为IBM服务业务的一个支柱。今天,并重整美国邮政服务的运作。数学能掌控人们的绝对隐私当数学家有能力去阐述私人资料、去演绎个人行为时,同时也无可避免地侵犯了我们的隐私权。商人可以知道我们私人的购买物品,更有甚者,数学这样发展下去,会使我们每一个人产生无能为力的感觉。可以预测的是,在我们的信用卡记录及我们的基因资料中,数学可以判断出我们一生的命运。因此,数学在与商业挂钩时,它所面临的最大的挑战就是:如何在应用资讯建立其事业时不侵犯个人的隐私权。数据分析产业逐渐兴起,商人为了获取数据,将不得不收集更多的用户资料。如果一名顾客、病人或员工发现他的私生活在网上流传时,他能否立即采取行动,将这些资料封锁或从网上删除。而一旦允许这样做,利用这些数据建立起来的数学模型必然又会不准确。

玩转信息时代的数学家 一个数学家玩转股票市场

这可能需要适当地增加数学课程,开设更多的应用学科,如统计学。搜索引擎巨头Google的崛起就完全得益于此,其搜索引擎就是植根于两位始创人的数学天赋。通过一系列复杂的计算,搜索引擎完成了数据的检索功能,向用户提供需要的信息。另外,互联网公司还获得了宝贵的数据,清晰的知道了用户需要什么,对什么感兴趣。这些数据发挥的作用不容置疑。它们之所以能够引领这一行业,原因非常简单:点击什么,也常常知道他们在买什么。网络公司不但使用这些数据建立客户档案,还能搞掂更多的合同。不久前,迪士尼等30家蓝筹股公司进行测试研究。这些研究对消费者数据进行处理,反馈回来的全是确确实实有效的数字。如今的新商业中,数学的应用范围十分广泛。例如亚马逊等拥有大量客户的公司,他们需要数学家来分析用户的种类和构成,并且预测他们未来需要那些产品和服务。而在一些以人力资源为基础的服务公司,数学被用来分析员工,从而为他们安排合适的工作。据分析家透露,

玩转信息时代的数学家 一个数学家玩转股票市场

像Google这样的网络工具其实完全可以记录且监视所有网民的习惯、电脑用户的习性爱好,从而分析一个国家国民的总体趋向,掌控他们的绝对隐私!事实上,各国对Google和Yahoo这样的超级网络已经有了警惕之心,一方面是限制其部分功能,比如说以色列和印度都先后要求Google停止卫星地图的搜索服务,而且Google也向以色列屈服了;另一方面则是各国开始打破Google和Yahoo等网络一统天下的局面,开发适合本地区的网络搜索技术和工具。最新消息说,由法国总统希拉克一手倡导的欧洲搜索引擎项目即将启动。取自拉丁文的“搜索”之意。此前,欧盟已经批准了这项规模宏大的研发计划,希望这款集法德顶尖技术水平的搜索引擎,能抵御来自Google和Yahoo的“文化入侵”。数学天才都是刺探情报的高手美国国家安全局的数学家们一直在运用数学逻辑,借交谈内容、特定题目、频繁次数,寻找下一次恐怖攻击的模式,从庞大的资料里寻找可能的恐怖分子。

玩转信息时代的数学家 一个数学家玩转股票市场

我们身处的时代尚未完全发挥数学的作用,预计在未来,每个公民将会以不同的身份被许多参数所衡量,例如工作、购物、选举以及看病。而这些参数,有助于进一步分析我们的生活。对于各大公司来说,这些数据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他们将为公民提供更为准确的服务和产品。该公司广告部门负责人伊姆兰・汗曾是一名训练有素的会计,近3年来,汗从主要搜索引擎上共搜集到约25万个关键单词和短语。他把这些数据进行处理后,只要上网者在搜索引擎中输入一个关键词,上网者每点击一次广告,虽然汗的广告小组每年要花费1500万美元,但却收到了丰厚的回报。他的公司用数学来分析新闻和博客资讯。他在世界知名的华尔街工作,而在他的日常工作中,数学就是一切。他依靠数学和几何学来分析文字世界,任何一篇文章在他的模型中都以线状形式存在。每天,他来到办公室,然后分析互联网上成千上万篇文章,通过代数方法,将这些文章分门别类,然后发送给定制服务的用户。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数学家算股票]美国数学家炒股妙招

玩转信息时代的数学家 一个数学家玩转股票市场

他相信尚有大量商机有待发掘。当雅虎发现了新方法来满足这些客户的要求、好奇心和渴望时,这些商机就会成为现实。这些未来业务的线索就漂浮在雅虎数据的海洋中。拉嘎万的任务就是对那些数据进行梳理筛选,并找出消费者、他说:“更好的运算法则是生存下去的关键。”随着公司持续不断地接收关于其生产过程及工人的新数据,许多公司都会运用数学来提高生产力。全球范围的大型项目可以通过建立模型来进行任务分割,并将分割后的每个任务块都交给最合适的人选。总部设于巴黎的ILOG公司能够将客户的原始数据转变为可视图形,并预先设定虚拟装配线,该公司的首席执行官皮尔埃・哈伦说:“我们将建立起这样的系统,它能以分钟为单位挖掘信息,这样生产力会以10的倍数增长。”这实际上是IBM等公司半个世纪以来一直在运用的数学模型的延伸。二战以后,IBM的研究人员为公司的供应链建立了一个包含原材料、运输时间表及制造车间等内容的数学模型。工作模型完成之后,

版权保护: 本文由配资之家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wenwen/480.html